• 第一夜,我爬上你的眉

  • 第二夜,我吻过你的眼

  • 第三夜,我撷住你的唇

  • 第四夜,我牵起你的手

  • 第五夜,我走进你的山

  • 第六夜,我穿出你的森

  • 第七夜,我是你脚下的浪花

  • 我爱你,从北到南。

凌厉的海风从贝壳中呼啸出来,

黑暗中似乎在悠扬着那来自远古的歌唱,

灯塔的光在不停地闪烁着。


人们总想向光索取些什么,

却因海风而怯懦,

那远古的歌唱,从未停过。


后来海风将所有贝壳抛弃,

去寻找它们一生所追寻的光,

人们却丢掉了原本渴望着的光,

去捡拾海风丢掉的过去,

那歌声,似乎弱了。


最终,灯塔的光不再发出,

而海风也因流浪而消失,

在海面上若有若无的存在着。

人们得到了贝壳,却无法让贝壳有所改变。

我好像已经听到那个歌声在叹息。


  • 你是一株淬毒的罂粟

  • 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猎人


  • 你向往众星捧月般的生活

  • 我向往细水长流般的日子


  • 你好像在嘲笑我燕雀之志。